舆论环境在下坠:我想做个平和的自媒体人

作者:admin  全文1104字 阅读需4分钟

作为一位曾经的媒体人,蒋松筠一直对互联网的舆论环境保持着关注。他的视频栏目中,专门设有“传播和舆论环境相关”的频道,从猫狗大战到女权运动,他播放量最高的一期节目就来自于该频道。而他个人最喜欢的作品,是来自传播舆论频道里的《饭圈观察》。

《饭圈观察》的结语中,蒋松筠面对镜头说:“我相信只有更多的互相了解、相互理解,才有可能促成不同群体之间的冲突淡化,才能让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

蒋松筠说:“我希望我做的东西是平和的,是在扩展探讨空间,而不是缩短探讨空间。”他讨厌各种极端的言论以及煽动对立的说法,不管是地域的对立,男女的对立,还是资本和民众的对立。

对于整个互联网的舆论环境,他认为其在往一个越来越差的地方滑坡。他说,总体上人和人之间的戒备在变大,有很多针对人态度的攻击,大家互相之间能维持良好沟通状态的信心在减弱。甚至于,更情绪化和极端化的表达可能已经成为互联网原住民这一代人的表达习惯。

舆论不会管你说的话是否有真实的部分。如果你只说了a没有说b,他们会说,你一定是有阴谋的,你是故意这么做的,你在给资本家洗地。最后,大家就都不说话了。

现在逐渐变成一个只有舆论和自媒体在说话。对于没那么极端的中间层,他们的表达空间正在被压缩。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我们看到的东西其实是越来越少。对此,蒋松筠觉得极其悲观,短时间内看不到任何缓解的可能性。

最近就有东京奥运的中国首金女孩杨倩因为一年前的耐克球鞋照片被骂滚出中国、网友支持鸿星尔克却跑去痛骂李宁、七匹狼等等。

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之下,最容易成功的反而是旗帜鲜明地站队、斩钉截铁的判断,而不管这个问题实际上有多复杂和丰富。

整个2020年,知识区、财经区最火的内容标题里几乎都带有“资本”两个字,几乎都是资本的暗局、资本挤压普通人一类的内容。但很多时候,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蒋松筠表示,他不愿意进行情绪化的输出,他认为大众需要的内容,应该是更真实、更完整、更平和。尽管这个世界太复杂了,没有人能真正完整的表达一件事情。

“老蒋巨靠谱”开始尝试做人文类的东西,会有大量记录型的内容,目前已在陆续约采和对谈,由于外拍周期有点长,所以暂时还没有特别多的作品出现。

比如,关于抑郁症患者也有很多的争论和声音。有人很极端地认为,抑郁症是这个时代的无病呻吟,现在的年轻人太矫情了。因此,蒋松筠想特别真实地把其中两三个人的状态呈现给大家。

人会对具体的人产生更精准的判断,他能从这人的眼神、表情,知道这个人确实很痛苦,或者能感受到这个人在经历些什么。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有更真实的理解和判断。

2022-01-14 17:38阅读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