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观察了一场互联网+演唱会直播的诞生全程

作者:admin  全文1291字 阅读需5分钟

带宽越来越宽,宽到可以成千上万人并排躺着“睡觉”——王思聪的女主播直播睡觉就可以让几千人同时在线围观。这是个象征:大势所趋,互联网公司也许躺着就可以颠覆传统直播行业统治了大半个世纪的格局。另一方面,个人智能设备越来越发达,VR技术的发展迟早会改变观看体验,反过来影响着直播形态。直播是当下互联网娱乐行业的新洪流,跨界不断发生。

除了电竞、体育直播、主播经济之类,现在乐视、优酷、腾讯、酷狗甚至陌陌,都在进军传统的音乐直播会领域。与主播们的各自为战不同,互联网+音乐直播移植了传统演唱会的模式,用虎嗅作者张昭轶的话来说,除了直播权和出场费,还追求导播控制、声画效果等技术支持。

在我看来,这和电竞、主播之类在精神气质上的截然不同。视频连线从最原始的聊天甚至裸聊,再到主播经济,走的是个人自(fang)由(zong)路线,是对私领域的极大开发,包括电竞也如此,音乐会网络直播则有点“复古”倾向。如果抖点学术,从法兰克福学派视角来看,演唱会堪称现代消费社会的大众宗教。人们涌进梦幻般的演唱会现场膜拜偶像,就像古人涌进教堂膜拜上帝,当然演唱会的气氛更随意更世俗,但依然具有集体朝圣意味。

互联网直播音乐会,部分恢复了中央控制和隆重气氛。张昭轶称乐视直播的经营重心不仅在“演员”,更在打造“场馆”,我深以为然,场馆才是朝圣气氛的核心因素。不过互联网视频资本涌进音乐会,还是要追求商业模式:

“自从在2014年8月2日,乐视音乐成功地玩了一场汪峰鸟巢演唱会的付费在线直播,超过75万的场外观众参与和2,250,000+的线上票房营收,掀起了在线音乐直播的热潮——在随后的一年内,包括腾讯视频、优酷土豆在内的视频平台都迅速加重了对音乐直播节目的投资,直至7月陌陌现场上线。国庆节期间迷笛音乐节、理想音乐节和简单生活节的直播火力全开……”(张昭轶)

一年之后,2015年8月1日,邓紫棋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演唱会,现场咪咕和乐视两大平台进行了直播。专注社交的陌陌也上线了“陌陌现场”,为歌手们打造了一个规模小一点但依然精致的演唱会现场。歌手们离开主播的小房间,站在声光化电之下,在乐队、伴舞的陪伴中歌唱,粉丝们搭讪的姿态也立刻得体了很多。

“乐视音乐”的直播财大气粗,从皇马国米对决到大明星演唱会,对优质IP和场馆都大手笔投入。陌陌现场除了自己名不见经传的IP,也邀请周笔畅这样的明星驻站。张昭轶称之为打造搭讪广场和Live House。在我看来,乐视和陌陌代表的都是运营模式比较成熟的套路,乐视走的是中央供给路线,擅长大资本游戏,加强有计划的内容投入。陌陌由于其社交属性,更多一些“失控”或者说互联网思维,允许更多用户把自己的音乐供给“接入”到平台。但主播经济和广场经济如何结合,还要摸索。

笔者却偶然看到了另一出戏码。因为机缘巧合接触到一位特别关注政经的互联网产品人老王和他的火秀TV。一群做视频聚合的人忽然要做演唱会,并且说做就做。他们观察行业生态,上有乐视等资本大佬,下有主播室一地鸡毛,他们选择了中间,这个从演唱会名字就可以看出来——“素人演唱会”。

2022-06-14 16:15阅读37次